你想全心全意養你媽媽和你侄子沒問題,我們先離婚,我不妨礙你

我帶著剛滿月的孩子回娘家第3天的時候,李巍過來了。表情鎮定自若,就像我們之間沒有發生任何事,我只是回娘家串門,他來接我而已,臉上甚至還有一絲笑意,大約是覺得,孩子還這麼小,我說離婚只是氣話而已。直到我把離婚協議書遞到他手上,他才開始有些詫異,他壓根就沒想到我會真的要離婚,所以根本就沒有準備好挽留的說辭,一時之間,漲紅了臉,卻不知道說什麼。

我倆是相親認識的,那個時候我剛回到老家,本來我對結婚這事不著急,但回來一看,身邊的同齡人要麼結婚了,要麼也有了結婚對象,讓我也莫名的緊張起來。我對李巍,談不上有多喜歡,但也不討厭,主要是出現的時間剛剛好吧。遇見他時,我已經相親了無數個都沒成,媒人不得已就介紹了他,本來他是不符合我家要求的,因為我爸媽希望我能嫁的近一點,而他家離我家有點遠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不過他工作不錯,公司離我家還是比較近的,加上見面后,他也算長相端正,說話幽默,所以我們很快就確定了戀愛關係。我爸媽其實有去他家那邊打聽過,但是由於我家在那邊沒有親戚,所以沒有問出什麼來,後來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在整個戀愛過程中,我覺得我倆挺甜蜜的,除了他有點小氣。我們約會一般都會去不花錢的地方,我家條件不錯,我對錢也不怎麼計較,再說我也不覺得戀愛了就一定要男朋友來承擔所有的費用,所以他的這點小氣,我沒太在意。後來戀愛了一年多的時候,在媒人的催促下,我們準備結婚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他家條件不太好,戀愛中我去過他家幾次,不過我不在意,我覺得只要人好就行,再加上每次過去,婆婆都對我很熱情,我們相處的很融洽,我覺得這比經濟條件這些更要緊。所以談婚論嫁的時候,我家直接就沒要彩禮,說反正到時候也是給我帶回去的,就不弄這些形式了,然後我家給我陪嫁一輛車,婚房的話,想著他家的房子也不算小,就暫時先和婆婆一起住。

一切都說的好好的,婚禮也很順利很熱鬧,小叔子兩口子沒出現,他的解釋是工作忙,回不來,然後我後知後覺的發現,我婚前去他家好幾次,沒有一次見到小叔子兩口子,都是婆婆帶著小侄子,那時李巍說他們工作忙,一般白天都不在家,我也就沒往心裡去,但我們的婚期是早就定了的,他倆工作再忙,也不會連這點時間都沒有,我隱隱覺得哪裡不對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婚禮結束后,我才知道是怎麼回事。小叔子的老婆嫌棄小叔子賺不了大錢,鬧著要離婚,小侄子才半歲,她就一個人跑去上海打工了,小叔子很愛她,二話不說就跟了去。「我那時候沒和你說,是擔心你嫌棄我,我家本來條件就不好,要是讓你知道我弟弟還有這一出,我擔心你會和我分手」,李巍拉著我的手,可憐巴巴的說好話。

我雖說很生氣,氣他騙我,但結婚證領了,婚禮也辦了,總不能離婚吧,再說我對他是有感情的。想著反正是婆婆帶著,小叔子兩口子就算不管他,生活費估計也是轉給婆婆的,不然就婆婆那每月一丁點的收入是養不起孩子的。都是一家人,我們也稍微幫襯點,多給婆婆點生活費就行,也沒啥,就這樣吧。那時的我,完全沒有把這事和李巍的工資聯繫在一起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結婚後,我沒有問他要工資卡,我想錢嘛,誰存都一樣的。一般平常家裡也沒有什麼開銷,生活費的話,由於婆婆在婚後是直接問我要的,我也就傻乎乎的從我的工資中拿給她了,也沒讓她問李巍要。我懷孕後有一次和他出門忘記帶包,想買東西,身上的錢不夠,就問他要卡,他扭扭捏捏的不肯給,我氣急了才給我,結果不到5百的東西,居然卡內餘額不夠?

在我的質問下,我才知道,婆婆為了小兒子兩口子不因為錢的事情鬧離婚,從他倆丟下孩子去上海之後,就再也沒有問他們要過一分錢。家裡所有的開銷,包括小侄子的開銷,除了婆婆自己每月的幾百,剩下的全部是李巍來承擔,這個事情,在我和他戀愛之前就已經存在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我氣的說不出話,要不是懷孕了,我真的很想提離婚。這次的事情最後以他的道歉和婆婆的眼淚結束,李巍答應工資卡給我來保管,每月給婆婆的生活費再稍稍的加一點。我並不是個硬心腸的人,我們養婆婆沒問題,幫襯點小叔子也可以,只要不是讓我像養兒子一樣養著小侄子,那就沒問題。所以他的建議,我雖說心中還有點不舒服,但終究答應了。

我以為這事情就這麼過去了,他是真的意識到結婚後很多事情和他以前未婚是不一樣的。但我忘了一個事,我們再怎麼增加了生活費,比起他每月的工資全部拿出來給婆婆,還是不能比的,而孩子每個月的開銷是固定的,要是婆婆不能狠心問小兒子要錢,那還是不夠用的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是直到我女兒滿月酒的時候,為了和我媽表達李巍對我很好,他的工資卡都在我這裡,然後用他的卡結賬,顯示金額不夠。去問他,才知道他在把卡給我的第二個月,就去銀行掛失補辦了一張卡,換句話說,我手裡的這張是沒用的。因為這段時間以來所有涉及到用錢的地方,我和以往一樣,用的都是自己的錢和以前的積蓄,所以我遲遲沒有察覺。

所有的一切和上次一樣,依然是他的道歉和婆婆的眼淚,可是這次,我不再妥協。我很明確的表示了不同意,也不再願意每月多給生活費,我說本身我們就多照顧了,憑什麼還要多給,之前是想著一家人多幫襯一點,現在看來是我太傻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李巍一聽,急了,氣急敗壞的說我冷血,說我不懂兄弟情義,說不就是一點錢,我家條件不錯,我工資也不錯,又不是不夠用,這麼計較就矯情了,要是我不能做到一切都和之前一樣,那就離婚……我沒有接話,也沒有聽他說完,轉身回了卧室關上了門,不管他出於什麼心理說的離婚兩字,我都成全他,我看出來了,這個侄子他是養定了,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。

我看著好不容易緩過來的李巍,終於是開始道歉,各種痛苦流涕,但不管他怎麼說,怎麼低聲下氣,我在意的那個不再繼續養小侄子的話,他始終沒提,我知道,我和他之間無法挽回了。「你想全心全意養你媽媽和你侄子沒問題,我們先離婚,我不妨礙你」。我阻止了他聲淚俱下的哭訴,繼續說道說:李巍,離婚吧,我成全你,離婚後你想怎麼養你媽和你侄子都沒問題。見怎麼說我都堅持離婚,最後他也只能無奈的離開了,看著他的背影,我也很心酸,可是他這麼做我接受不了,我也不覺得我矯情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