兒子離世三個月,兒媳再婚,收拾兒子遺物,婆婆跪謝兒媳仁義

67歲的劉玉榮晚年生活很滋潤,她住在一家環境、基礎設施、服務都一流的養老公寓里。有專門的服務人員負責吃喝拉撒睡,病了有專業醫生看病,有一大幫老頭兒老太太一起聊天,解悶兒。

誰說住養老院不舒服,住頂級的養老院簡直舒服極了。劉玉榮非常喜歡養老院的生活,每天都是笑呵呵的,非常自信,底氣十足。

這底氣來自於她的兒子,她有一個住在大城市的出息兒子,每個月幫她支付養老院的費用,還給她零花錢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兒子很孝順,想接母親一起住,劉玉榮不習慣南方潮濕陰冷的氣候,嫌那裡夏天悶熱,冬天沒有暖氣,不如自己老家舒服。還有兒媳婦嬌滴滴的,跟自己看似客氣,其實有意保持距離。所以,權衡之下,兒子把她送到了這家養老院。

兒子經常給母親打電話,視頻,陪老媽嘮嗑兒。不忙的時候會帶著媳婦,孫子來看她,帶她出門旅遊。

自從孫子上大學後,兒媳不來了。她也懶得問,兒媳不在,自己跟兒子更親密更自在,她可以獨霸兒子。

奇怪的是,兒子有三個月沒跟她通話了,每次都說不方便,只給她發簡訊,不說話。剛開始,她還能理解,時間一長,她心裡就範嘀咕了,越尋思心裡越亂,寢食難安。

她給兒子留言,無論多不方便,必須露個面,否則老太太就打算絕食了。這一威脅,果然奏效,兒子電話打了過來,不過是兒媳婦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兒媳沒有多說什麼,只讓她放心。她怎麼能放心,母子連心,她有非常不好的預感,見不到兒子她不會死心。

兒媳無法,只能安排婆婆去一趟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見到兒子,劉桂榮心如刀絞,雙眼一閉,被兒媳接住才沒有倒下。

她高大帥氣的兒子,現在躺在床上,下半身不能動彈,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母親流淚,嘴裡想發聲,卻含含糊糊說不明白。

劉桂榮撲到兒子身上大哭,我可憐的兒子,你這是咋了呀?

她覺得兒子現在的樣子很慘,可她沒見過三個月前的兒子,那時他全身插滿管子,奄奄一息,慘不忍睹。兒媳告訴她,兒子三個月前出了車禍。怕她接受不了,一直瞞著她。

劉玉榮見到兒子就病了,住了半個月醫院。兒媳一個人照顧兩個人,整個人憔悴不堪。為了兒子,她決定堅強起來。

兒媳已經不容易了,她不能再添亂,也不能讓兒子操心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她在兒子家住了下來,要陪著兒子。照顧一個半身不遂的男人是個累活兒,她年紀大沒有力氣,只能幫著干點兒輕鬆的事。其他大大小小的事物都是兒媳干。

多虧了兒媳,要不然兒子多可憐,是自己以前錯怪了兒媳,她是個好女人。

儘管兒媳照顧得周到,可是兒子身體還是一天不如一天,兩年後的一個午後,睡著了再沒有醒來。

兒子走了,劉玉榮出奇地平靜,兒子活得太痛苦,解脫了也許是件好事,只要兒子不痛苦,她就不痛苦了。

失去兒子後,劉玉榮也失去了精氣神兒,每天獃獃的。幸虧兒媳和孫子安慰她,不然她就跟著兒子去了。

她還有孫子,看著那張與兒子十分相似的臉,她有了活下去的勇氣。

兒子走了,孫子上大學,家裡就剩下她們婆媳兩人。兒媳對她還算客氣,可她也不能一直賴在兒媳家裡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兒媳才四十齣頭,日子還長,肯定會再婚的,她再不情願也沒有理由攔著。她決定兒子百日祭以後就離開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她沒想到,才三個月,就傳齣兒媳再婚的消息。她哭著追問兒媳,是不是在外面早就有人了。

兒媳否認,安慰她不要聽信外面的謠言,都是假的。

劉玉榮不信,她眼睛不瞎,耳朵不聾,她見過那個男人,兒子病時也來過,當時她沒多想,現在看他們早就勾搭上了。

「我苦命的兒子呀!」劉玉榮一邊收拾兒子的遺物一邊哭,為兒子不值,屍骨未寒,媳婦就迫不及待地跟人好了。

一本離婚證,一本結婚證?劉玉榮很驚訝,反反覆復看了好幾遍才明白。

原來兒子兒媳五年前就已經離婚,還有一個再婚的妻子,這個女人她沒有見過。

事情再也瞞不住了,孫子上大學那年,兒子離婚,半年後另娶。車禍時,和新妻子在車上,那女人也受了傷,不嚴重,但傷好後就沒出現過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兒媳準備再婚時,兒子出了事,婚事告吹。兒媳本打算和男友分手,偏偏男友願意一直在等她。

劉玉榮明白了,她跪著感謝前兒媳仁義,感謝她對兒子的照顧。一番話把兒媳說哭了,婆媳抱頭痛哭……

生活不是判斷題,不是誰對了就是誰錯了,祝天下好人一生平安。